纳达尔:2024年奥运会?退役前生子?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006直播篮球|足球 分类:体育头条 发布于:2019-12-28 19:49 次浏览

北京时间12月27日,法国《队报》公布了2019年度最佳男女运动员的评选结果,西班牙人纳达尔第四次获此殊荣,追平了费德勒的纪录,仅次于5次获奖的博尔特。

实际上,在12月11日的时候,《队报》的团队就去到了马洛卡,向纳达尔颁奖的同时也对西班牙人进行了一次深度的专访。在采访之前,纳达尔刚刚结束了四小时的训练和理疗,还和两个不同的团队进行了两次会议,商讨了基金会的事宜以及年底传统晚宴的安排。

在纳达尔博物馆的荣誉室里,两座大满贯、年终第一奖杯和戴维斯杯是今年新增的荣誉,当然还有法国《队报》的纪念奖杯,虽然意义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你都拿了19座大满贯了,这座《队报》的奖杯还有意义么?”面对《队报》团队成员的玩笑话,纳达尔一板一眼地回应道:“其实还是挺重要的!”

“队报是欧洲流行的体育日报,而且这个奖项来自于法国,除了西班牙之外,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国家。这是一份巨大的满足,我非常感激能获此殊荣。想要追平博尔特的数字非常困难,不过我很开心能够第四次拿到这个奖。”

在这段轻松的对话结束之后,《队报》正式开始了对纳达尔的专访,他们的提问也非常有趣,提供了一些假想的猜测性问题,来让纳达尔先回答是或者否,然后再展开进行回答,以下是采访的全文:

队报:“澳网决赛输给德约科维奇的当晚,你告诉自己他会在2019年连赢四大满贯。”

错的-即使德约科维奇打得超级好,我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我知道一年拿四大满贯有多困难。当然在极致条件下,德约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赛场上还有其他优秀的球员,而且赛季也很漫长。不管怎么说,澳网决赛的失利并不是我今年最糟糕的时刻,整场比赛我一直处于落后,所以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事实上,我觉得自己当时还没有完全适应新战术的改变,尤其是发球的变化,因为我在赛季之初刚刚改了发球动作,澳网的前六场比赛效果很好,但挑战德约时却并非如此。

队报:“2019年是你最情绪饱满的一个赛季,我们在四月份看到了你的低落,在纽约和马德里看到了你的眼泪。”

对的-我通常是一个很愿意动情的人,之前的2009赛季也是卓越的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对我来说非常艰难。到了2019赛季,我经历过很深很深的低潮期,但努力克服困境又重回巅峰水准。从五月份的马德里到年底最后一站,我都打得非常好,温网之后我只输了一场比赛,这是难以置信的成绩。

队报:“今年你的红土胜率是87.5%,硬地胜率是91.4%,现在你的硬地表现要好于红土。”

错的-不不不,我还是在红土上更强一些。数据就是数据,但在赢下罗马和法网冠军之后,想要在硬地赢球会变得更轻松一些,而且我还在印第安维尔斯和巴黎大师赛有过两次赛前退赛,这两场球我都可能会输,会影响硬地的胜率。而在红土上的胜率,其实还有可能更好一些,不过红土赛季开始之初,我的状况并不好,先后经历了阿卡普尔科的腕伤和印第安维尔斯的膝伤……不过要总结场地类型的话:如果我的状态处于最佳状态,我觉得自己在红土上获胜的机会比在硬地更大。

队报:“2019年你压力最大的时刻,是法网半决赛迎战费德勒,因为你不想自己自己的‘家里’输给他。”

错的-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能够在罗兰加洛斯再次迎战费德勒很不错,但我从没有觉得自己铁定能赢。我相信自己状态很好,我也会比赛做好了准备,所以我当时真的很自信,而且一切进展都很不错。当一个人很自信的时候,那种压力自然而然就消失了。不过要记住的是,当天的比赛环境也很特殊,现场风特别大,让比赛进程变得非常复杂。不管怎么说,想要战胜费德勒,你必须要打出最佳表现,这点绝对不会变。

队报:“在21世界第一个十年,甚至是最近,你经常说费德勒是比你更好的球员,现在你的想法有变化了。”

对的-之前肯定是,费德勒是比我更全面的球员,在各个场地都一样,现在他38岁我33岁,有些事情已经变了。很明显他是独一无二的球员,打球的方式和对网球的理解都很特殊。现在我们两个的交手,想要定义谁更强一些,经常要看临场的状态。如果我感觉很不错而他状态一般的话,那我就会更好一些,相反的情况下,他就是更好的一方。现在公平的说,我们两个人的区别已经不太大了,谁是更好的那一个,如果要说实话的话,我会说我也不知道。

队报:“球场上的你比五年前十年前更有趣了。”

对的-尤其是到了训练场上就更对的,我现在训练的压力越来越小了,之前我对自己的训练要求非常高,当然我一直都对自己要求很高,不过现在训练的那种紧张程度小一些了,这也让我更开心了。

队报:“在排名前100的球员中,只有伊斯内尔、拉奥尼奇、欧佩尔卡和费德勒在今年保发的局数比你更多,你从未在发球环节感到如此强大。”

对的-数据说明了一切(微笑)。今年我的发球有了非常重要的改革,我觉得自己每一次发球之后,都让我变得更自信了。虽然没有什么东西是100%确信的,但我感觉自己的击球落点也更好了,我会继续努力保持下去。我完全接受这种修正,因为我很清楚来到职业生涯现阶段,好的发球、更多的休息,会是延续职业生涯和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队报:“上个月的伦敦总决赛,当费德勒击败德约帮你锁定年终第一时,你有在电视前面欢呼。”

错的-不,我并没有欢呼,尽管这场比赛对我很重要,我在沙发上安静地看比赛,也没有握拳庆祝。当你不在球场上拿到这个结果,感觉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也很开心,因为比赛结果帮我锁定了年终第一的排名,不过这个排名也是因为我整个赛季都取得了很多的好成绩。

队报:“关于历史最佳球员的争夺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最后只有大满贯冠军数字决定一切。”

错的-我并没有这么看,尽管大满贯的影响是最重要的,但其他的成绩也应该考虑,其他网球世界的荣誉也应该被重视。我是个体育迷,我也喜欢讨论这种话题,但仅限于其他体育项目,比如说高尔夫。我可以和朋友们聊伍兹,但是关于我的话题,我们都不会聊。当你自己处于讨论本身的时候,很难真正地给出观点,即使我自己有观点,我也很难说,因为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们的领域还有很多的专家呢(微笑)。

队报:“没有其他人比你更多地改进着自己的打法,让你在各个场地都有极致的表现。”

对的-(经历了一段思考之后)可能是吧,我认为自己是一直在进步的球员,我一直在寻求如何在各个场地都变得更好,同时又在适应因为伤病而带来的身体局限的问题。这是一种内在的骄傲,因为我一直都知道如何保持脑子的清醒,去接受新的改变,而且每一次,我都有很清晰的意图去提高哪些东西,只是为了训练而训练时没有意义的。不是所有努力都有效果,而且所有的进步都不是一天能晚场的,但我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错误就陷入沮丧之中,我觉得正是这种想法,才让我一直到今天还对比赛保持着同样的渴望。

队报:“你作为一个死忠的皇马球迷,却拯救了一个巴塞罗那的巨星,当然我们聊的是皮克运营的新戴维斯杯。”

错的-我没有拯救任何东西,我是和队友赢下了一项团体赛的冠军,没有什么拯救不拯救的。这是一项全新的赛事,肯定有好的方面和需要提升的方面,这还是一项特殊的赛事,不过模式可能还需要改进,但我肯定这对球员和球迷都是积极的进步。除此之外,我并不认为这项赛事是属于一位巴萨球员的杯赛,这是国际网球联合会旗下的戴维斯杯。很简单的来形容,以皮克领衔的一家集团,想要投资网球运动,所以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需要看看几年后的结果,但首先我们要感谢他们有意愿也有雄心来把钱和时间投资给网球。而且皮克之前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但当时我没有时间聊,我们会在不久之后见面吃个饭,好好聊一聊。

队报:“2020赛季,四大满贯的冠军都会被30岁以下的球员拿到。”

错的-我不这么认为(微笑),所以我的答案是no。这个场景有可能发生,但坦率地讲,如果要我打赌的话,我不会把钱压到这个选项上。相反的是,我也不相信三巨头还能继续包揽大满贯的冠军,明年一位年轻的球员会成为大满贯冠军。

队报:“西西帕斯是年轻人里面坚强的意志力令你印象最深刻的那个。”

错的-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非常优秀而且打出了不可思议的2019赛季,但看看兹维列夫,虽然这个赛季极为艰难,但他还是拿到了很棒的年终排名,这也意味着他很强大。沙波瓦洛夫的进步也非常明显,他真的已经渐渐步入顶尖行列。还有梅德韦杰夫,想要连续赢下几站比赛的冠军,你肯定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对吗?

队报:“如果费德勒和德约都不再打球了,你也已经退役了。”

开玩笑-说句心里话,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到最后他们取得的成绩肯定也会影响我。我想让自己相信不是这么回事,我保持前进的动力只是为了我自己,和他们无关,但是,不,我不能100%确定是这样(和他们无关)的。

队报:“你完全可以想象在结束职业生涯之前就当爸爸了。”

对的-我完全可以想象,但和之前说的一样,如果是十年之前,我应该会说No,除了我的职业生涯已经延长了很久,对吗?

队报:“你会参加2024年在罗兰加洛斯举办的巴黎奥运会。”

开玩笑-参加巴黎奥运会会是一个梦想吧,不过现在还很难说,因为还有很多年的时间呢。从逻辑上来说,我应该不会参加了,但这是在逻辑层面上。如果五年前你告诉我,我会在2019赛季取得这样的成就,我肯定会觉得不可能。同样的问题,如果你在2009年底问我,2020赛季是否还在打网球,我的答案也会是No,所以逻辑嘛……

作者: 006直播篮球|足球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Ɣ回顶部

 

006直播篮球足球-NBA006直播-006直播赛事直播吧
Powered by Theme by Copyright © 2013-2019 006直播 版权所有

 

关闭
库博体育手机客户端
注册领10元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