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长跑:两支主力劲旅,如何造就全运会马拉松女团冠军队?

作者:006直播篮球|足球 分类:体育头条 发布于:2020-09-27 23:14 次浏览

内蒙古是中国第一个马拉松强省:

第一、二届全运会马拉松冠军,都是内蒙人;

迄今13届全运会,内蒙共计五度夺得马拉松男子冠军,占比近四成;

其中更有胡钢军和韩刚这样打破全国纪录的一代名将。

迄今九个全运会女子冠军,也有一位来自内蒙——第八届的潘金红,她以2:26:35和首破2:10大关的胡刚军一道,为家乡囊括那一届的马拉松男女金牌。

继2009年韩刚赢得第十一届(山东)全运会男子冠军之后,经过2013年第十二届(辽宁)的短暂沉寂,时隔八年内蒙队又卷土重来,斩获2017年第十三届(天津)的马拉松女子团体冠军,展现出强悍的女子整体实力。

女子个人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名将何引丽,也是内蒙队员。

不过,内蒙古中长跑的体制,却有些与众不同。目前它由两个系统、三支团队组成。

这两个系统是:内蒙古体工队(二大队),以及内蒙古体育职业学院。

体工队的中长跑队又分两个组,分别由刘宝和包峰林两位教练挂帅;而体院的团队,则以殷长喜教练为首。

这三支团队平时的训练、比赛都相互独立,只有在征战全运会时,才会联袂作战。

#教练刘宝#

揭秘全运会夺冠战术

在内蒙三支中长跑团队中,刘宝教练率领的这一支,是规模最大的,麾下总共有30名运动员——男18个,女12人。

2017年全运会女团大战,刘宝团队也是出人最多、且成绩最好的:

宫丽华:2:36:48,第二;

金铭铭:2:41:42,第六;

史立莹:2:53:02,第十九。

下表中的张莹莹属于王咏梅教练团队。2017年这对师徒第二次遭禁赛后,该团队已被撤编,其全运会成绩被取消,由其他内蒙队员递补。

而何引丽(2:40:11)属于殷长喜团队;另一名内蒙队员李科(2:50:06)则来自包峰林团队(去年排名中国第一的李芷萱以前也是)。

1980年出生的刘宝教练,虽然看上去身材发福、烟瘾很大,其实也是运动员出身,只是“现在不怎么跑了”。

他来自包头,和胡钢军及其教练单长明、潘金红、何引丽等一众内蒙名将是同乡。

1996年因为在全国十城市青少年比赛拿了800、1500米两项第一,他被陶海棠教练相中,从普通中学直接进内蒙体工队。

“到体工队后,和体校过来的相比,各方面身体素质稍微差了点。”他回忆说。

1997年全运会后,内蒙体工队发生大变革,中长跑运动员被并入两大组:男、女马拉松组。

到了马拉松组,只能跑长距离,这让以前专项练中跑、训练量小的他不太适应。

而且当时胡钢军等师哥都在,刘宝和其他小队员只能给这些主将当陪练;“他们跑一万米,我们分批带个两三千。”

2001年,年仅21岁的他选择退役,上内蒙古师范大学运动训练系,在校读了四年。

毕业后他进内蒙古体育职业学院工作,后来受命组建中长跑团队。

2017年拿到全运会女团金牌后,刘宝团队被“收编”到体工队,但他的人事关系至今仍在体院,工作单位也没变。

“刚组队时很困难,总共就四名运动员(两男两女)。通过自己一点点的努力,才到今天。”他感慨说。

金铭铭是他的大弟子(“她跟了我12年”),宫丽华、史立莹先后于2010和2013年入队。

关于内蒙中长跑“三足鼎立”的现象,刘宝澄清说:

“有篇文章说我们三个不和,实际这根本不存在,我们教练之间是很团结的。你想我们2017年全运会拿团体冠军,就是一起努力的结果呀。”

他向我们回顾起三年前内蒙队夺冠的经过:

2017年全运会马拉松女子团体比赛规定,各省可以上六名选手,取前四个最好成绩相加。

为了确保四个重点队员零失误,我们对比赛作了充分准备。

赛前我看了江苏等对手的上场队员名单,分析说比赛日天气很炎热,要跑出高水平不太现实——全运会毕竟以金牌为主;前面估计都是很稳的跑。

我让队员先跟着看看情况。如果对手领跑,速度又压得很慢,而我们感觉还可以,就上去带一带。带到我规定的时间范围要求,这样把握就很大。

因为如果配速一直很低,大家体能都消耗不大,最后拼速度,我们好多人可能不占优势,可能会失败;结果真的像我说的那样。

后来我让我们一个参加单项的运动员,去完成这个战术配合。有许多比赛照片显示,内蒙的几个排成一溜(笑)。

宫丽华的成绩比单项冠军慢3分钟,但据刘宝指出,实际上她是有所保留;

“当时如果她全力去冲击单项的话,第一拿不了,拿第二没有问题。”(注:单项亚军曹茉婕成绩是2:36:06,只比宫丽华快42秒)

“我们都在不停地计算时间,怕运动员体能耗竭,别晕倒了。”

内蒙队还在每5公里的饮水点,部署专职工作人员;教练们通过对讲机让他们告诉场上队员:行了,不用太快,前面都是单项的。

“赛前我们觉得拿团体金牌比单项有把握,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很正确。”刘宝总结道。

团队主将“​三朵金花”

刘宝教练团队的三大主力女将,恰巧都是通辽人。

她们中马拉松PB最快的是宫丽华。1993年5月出生、在刘宝团队中最年长的的她,2018年在首尔跑出2:31:05,年度排名中国第三,仅次于李丹(2:30:13,武汉)和李芷萱(2:30:20,上海)。

1997年11月出生的史立莹,PB是2:32:27(2019北京);1996年12月出生的金铭铭则是2:33:20(2016重庆)。

“三朵金花”水平相近,谁能先破2:30大关?

“我觉得她们三个人都能进。宫丽华和金铭铭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刘宝说。

原来2018年宫丽华在凭借首尔的成绩,代表中国征战雅加达亚运会时,坐骨结节受了伤,一年多来一直在恢复。

采访时我们没有见到她,是因为教练给她放假,让她回了趟家。

上周末(19日),她在家乡参加通辽科尔沁马拉松,以2:42:41夺冠。

“我觉得很满意了,因为我们没有准备——她是在身体还在康复、没有太多量的情况下跑的。”刘宝说。

“从伤愈到慢慢达到巅峰状态,有一个很长的过程,需要把身体素质练得很全面,预防伤病再次产生,感觉没问题了,才会接近马拉松专项强度。”

三人中虽然金铭铭PB最慢,但刘宝却相当看好她:

金铭铭还有很大空间。她以前5000、10000米水平也很高,多次拿全国冠军。去年徐州选拔赛前,她从冬训到赛前练得,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

我们的目标一方面是拿到世锦赛入场券,另一方面就是打奥运会标准2小时29分半。当时如果赛前没受伤的话,我很有信心地讲,她可能是中国第一个能达奥运标的人。

她是为人很低调、很谦虚的一个孩子。根据训练的水平,我问她大概能跑多少,她毫无保留地说,能跑两小时28分多肯定没问题。

因为我们训练段落的强度、训练水平已经到那儿了。

比如我们在楚雄训练,跑40公里。她在很有余力的情况下,跑了2小时30分18秒。而且是在场地里,海拔1800多。

我们20公里的强度基本按比赛节奏走,她71分多跑过三回。

所以说各方面都具备了,包括运动员的赛前竞技状态。真的是练得太好了,很可惜因为脚伤,错过这么一个机会。

赛前她打完封闭(相当于麻药)还是不行,说明伤势已经很严重了。

当时我们田径中心的领导开会,决定放弃这场比赛,直接从徐州转诊上海华山医院——刘翔看伤的最好(运动伤科)医院。专家会诊结论是:脚面骨髓水肿。

为了保护运动员,接下来一年中她基本没怎么参赛,然后还要应付体制内比赛规则要求。

去年五六月,她在伤没完全好、基本没怎么练的情况下,参加洛阳和重庆两场大奖赛,而且都拿到5000、10000米冠军。

后备力量崭露头角

放眼明年西安全运会,刘宝指出从比赛规则看,女子马拉松是否仍有团体赛尚未确定:

“有团体更好,没有团体我有信心我们单项也不差。我们就按没有去准备,先完善自己。我们有集团优势,水平2:31到2:33之间就有三四个人。”

在男队员方面,他带的男孩起步晚一些,现在手里最大的男队员是1997年的;“有几个我相信未来也会崭露头角。”

事实上,他的一些男队员已经初露锋芒。其中1998年出生的谢超,今年1月在四川仁寿半马暨全国半马锦标赛反超一路领跑的肯尼亚选手和云南名将杨定宏,以1:04:27夺冠。

和四川新秀杨克古一起过线、并列第五的魏靖珂(1:05:19)也是刘宝的徒弟。女子冠军则是史立莹(1:15:39)。

上周末在通辽马拉松,谢超(也是通辽人)以2:23分排名第二;冠军(2:21)和季军分别是来自殷长喜团队的李春晖和刘洪亮。

刘宝认为,自己团队的强项除女子马拉松,还有男子5000米,主力是魏靖珂。

对于自己手下2003到2006年出生的梯队建设小队员,他也感觉“以后会很好”,因为他们已经在自治区和全国U16比赛中拿到第一,比较优秀。

“我现在更希望延长他们的马拉松寿命,先从5000、10000米和半程,慢慢提高他们的专项强度。”

说起麾下几名主力队员,刘宝还有一点非常骄傲:

“他们没受到商业比赛的冲击,一直在进行有条不紊的专业训练,希望一年好好跑一两场马拉松,达到高的水平。

“有好多品牌也找我的运动员签约,但他们基本都拒绝了——不是我拒绝,是运动员说:教练,我现在不想签,还想再好好练练。

“我敢肯定地说,国内这样做的优秀选手基本没有,这一点非常让我感动和自豪。但是我们以后肯定也会走这条路。”

他最后特别强调:对于明年的奥运选拔赛,自己非常有信心。

#殷长喜#“全能运动员”变身教练

在内蒙中长跑三支人马中,殷长喜教练的团队规模排名第二,队员共有20人。

1975年出生的殷长喜个头不高,说话有点东北口音——他来自位于内蒙东部、毗邻吉林省的兴安盟乌兰浩特,该市曾被划归吉林管辖。

1986年他小学一毕业,就到业余体校练中长跑。

1991年进内蒙队,专项是1500米、3000米障碍和5000米,最长跑到10000米。到2001年退役,他在体工队总共待了10年。

运动员年代的他和胡钢军一样,也留一头长发;“那时候大家都喜欢留。”

当年的殷长喜,是个中长跑领域的全能选手:“我从800米到马拉松,都跑全了。有些人虽然跑长跑,但障碍跑不了;我是专项跑障碍的。”

马拉松是他当教练以后才跑的,从2003年开始,跑了五六年。

他的全马PB 2小时21分,2003年北马国际第15,国内第八;

半程1:06:27,2005年北马半程第二(第一、三名都是日本人)。

退役后,他先与呼和浩特体校老师合办俱乐部(2002年,在呼市体育场),2006年被内蒙体院聘为教练。

相比以“娘子军”为主的刘宝团队,殷长喜手下只有两个女队员,团队三大主将为两男一女:李春晖、刘洪亮和何引丽。

不过,月底还会来几个女孩,都是2008、09年出生,小学刚毕业,老师推荐来的(他很少出去选材)。

“来了先练练看,我觉得行就留下。主要看看耐力。没有基础的跑五六公里,最多到10公里。看一段时间,就能看出个大概。”

他的队员在冬训期间或者秋季准备马拉松比赛时,周跑量在200公里左右;其他时候一百四五十公里,“不是特别多。看比赛吧,马拉松赛前没有量不行”。

他们外出训练较少。夏天有时会去地处呼市北郊、海拔1600米的武川;去年冬训赴海拔2050米的云南马龙(曲靖市辖区)——别人推荐的,他觉得挺好。

疫情期间,殷长喜团队在马龙练了七十几天。

回来后因为体院不开学(市里统一规定),不让返校,他们只得在位于呼市以西六十几公里的哈素海旅游区滞留了100天,到7月份才获准返校,此后一直在校内练。

学校对人员进入管理相当严,有重要比赛才可以外出,没有就不让出去,因此好多学生都放半年多假,但他们一直没放假(体工队也是如此)。

男子主将退役一半

殷长喜坦言,自己团队现在的实力不如四五年前:“这两年成绩下降,人就少了嘛。关思扬、赵佰东现在都退役了。”

马拉松PB 2小时15分、代表中国征战2015年北京世锦赛的帅哥关思扬,早在2013年秋天就开始进天津丰田公司工作。

此后大赛前他都是请假回内蒙训练,直到后来公司不让请假才退役,但“他也还在练呢”。

另一员大将赵佰东以前一直带伤训练。“那是个优秀运动员。”殷长喜对他评价颇高。

“他跟我练两年多一点,就拿全国城运会(第七届,2011年江西)5000米冠军;2012年北京马拉松2小时17分;2013年全运会10000米第六。”

2018年雨中厦马,他的团队包揽国内前两名:李春晖第一,赵佰东第二。

“当时李春晖跑不过赵佰东,一路都是他带着李春晖跑。但他因为腰伤,最后跑得都要吐了,想冲也没敢冲,所以才只拿第二。”殷长喜透露。

他甚至断言:赵佰东要是状态正常,全中国都很少有人能跑过他;例如他曾在贵阳越野锦标赛轻松超董国建。

无奈的是,赵佰东腰伤严重:脊柱发育没长正,侧弯20度,很明显。尽管如此,他从2009年春天进队,到2018年底退役,前后也练了10年。

上届全运会,这支团队除何引丽拿到马拉松女团冠军之外,其他人也表现不差:李春晖万米第四,关思扬马拉松第五。

回顾2017年全运会马拉松,殷长喜告诉我们:

“那天天气热,云南、西藏的那些、包括多布杰都拼晕了,出门就跑两分五十几秒。

“我们这些运动员都稳稳地跑。关思扬32公里还在10名以后。当时我看他正瘸着腿跑——他髋关节有伤,后来到终点跑了第五。

“我要求他们,别人快不要乱跟,把自己耗尽。关思扬如果出门就跟他们跑,那连前八名也进不去。

“实际上那次李春晖能进前三。按训练水平,他比关思扬强一些。后来有个大夫给他针灸,扎的手法太重了,第二天身体软得跑不动。”(注:最终李春晖第19名,2:32;赵佰东第22名,2:37)

主将退而复进新人表现惊艳

在殷长喜看来,内蒙中长跑的双体系并行体制并非优点,“非嫡系”的体院条件太简陋,运动员宿舍陈旧,和体工队根本没法比;“(好成绩)全靠苦练呗。”

“2018年李春晖、刘洪亮全国冠军退役,就因为两个单位闹矛盾;要他们去专业队,不去就退役。”他透露说。

去年底他又被要求让两人重新恢复注册,代表内蒙参赛。“没有他俩在全国长跑比赛上顶着,内蒙没有人,其他人差好几个档次。”

何引丽也经历了退役又重新注册的过程,但情况有所不同:她是跑完2017年全运会之后,2018年自己提出退役并得到批准的。

“大家觉得她年龄大了——快30岁了,练不了多长时间。但他们没想到,她又坚持几年,去年年底让何引丽又重新注册了。”

这三员主将均于年初恢复注册,明年全运会都会参加。

明年团队有两大任务:一是何引丽好好备战春天的奥运会选拔赛,二是准备下半年的全运会。

鉴于团体赛可能取消,何引丽将参加个人赛;李春晖跑10000米和马拉松,刘洪亮5000、10000米和马拉松都参加。

定于9月26日在内蒙古多伦举行的国人竞速精英赛,他们团队会派四人上阵(刘宝团队不参加);除上述三人外,还有他们的师弟任吉祥。

“他是两小时二十几分的水平,正常发挥的话,应该能跑2小时24、25分,但这孩子不稳定。”殷长喜指出。

至于其他人的成绩预测,他坦言:“现在不好说。何引丽前一段时间血色素有点低,一直就这样凑合练着,调调练练;刘洪亮练得不系统;李春晖练得比较系统,但通辽刚跑了个全程,一周时间太短了。”

目前他的团队年满20岁、能跑马拉松的,就这么四个(半马16岁就可以跑)。

对于新人储备,殷长喜信心十足,因为有些十八九岁的小运动员,在训练上已经超过刘洪亮和李春晖——从10公里到40公里。

“就在这儿的场地,穿普通跑鞋,10000米跑30分35秒,而且还很轻松,我看还有余地,是给李春晖留面子。再过两年,等20岁一出场,绝对是(马拉松)高手。”

新人的名字他暂时保密。另外,“十五六岁的有两个也不错,都能接上来”。

刘宝和殷长喜两位教练的乐观态度都在预示,内蒙古这个马拉松强省,未来应该还能续写辉煌。

作者: 006直播篮球|足球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Ɣ回顶部

 

006直播篮球足球-NBA006直播-006直播赛事直播吧
Powered by Theme by Copyright © 2013-2019 006直播 版权所有

 

关闭
库博体育手机客户端
注册领10元红包